默认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博客 > 正文
  • 我喜欢清迈是寂静的——女巫的清迈游记 - 清莱游记攻略 ...
  • 日期:2019-02-11   点击: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字体:[ ]
一,你以为在尘世间爱上一个人,其实只是爱上了寂静的你自己。渴望旅行,也许并不是热爱旅行本身,当一个个清晨醒来,总不想再重复昨天的想法和打扮,我们总想将自己放逐在天际。我想去清迈,只因为它是一座远方小城,它的名字听上去就像一场寂静的人生。就像你以为在尘世间爱上一个人,其实只是爱上了寂静的你自己。女巫一向懒得在旅行前做攻略准备,在携程上浏览了一个多小时,眼见想要预订的古城精品酒店纷纷落空,赶紧匆忙下单了8月下旬的直航航班和香格里拉酒店。为旅途选择书和电影,却是一件愉快事情,最适合重温的是《泰囧》和《门徒》吧?它们让机上的时光飞逝如电,还让人在踏入异乡那一刻就深呼吸到某种久违的气温和气味。“你说我世上最善良,我说你世上最坚强。你问我要去向何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你要我留在这地方,你要我和她们一样。我看着你默默的说,噢,不能这样,不能这样。。。。。”多云的浦东机场,一首崔健的旧歌,一座即将抵达的小城和当下一刻寂静的时光。二,我们瞬间就被清迈这个家伙一把拉进怀里。清迈是一座敞开的城。街道不宽,却敞亮。那是一种从城市心底散发出来的明亮。没有交警,甚少红绿灯,但满街的机车,tutu车和红色双跳车都各行其道,井然有序。女巫平常是开100米路也要系上安全带的人。在清迈,所有的交通工具都开得飞快,但那种疾驰速度却从未带给我不安。仿佛一切都是天经地义,我们瞬间就被清迈这个家伙一把拉进怀里。沿着佩塔门右转一两百米,随意找了家旅行代理先看看清迈有什么好玩的。刚坐下就遇见一对上海来的年轻朋友,三言两语性情相投一拍即合,我们四人包车订下了今晚就去野生动物园,第二天的清莱一日游和第三天上午骑大象。旅行社的这位“比利叔叔”脸好长啊,还喜欢这样说中文:“明天一早不可能准时来接你们的。。。。。。怎么会。”“面包车当然没有安全带的啊。。。。。。才怪。”“那里超级不好玩的。。。。。。怎么可能。”最后,终于轮到女巫发言:“我们现在还没决定好马上就付钱。。。。。。才怪。”我们开始漫无目的的闲逛,不看地图和方向,也不去探究一路经过的庙宇叫什么名字,是否来头显赫。古老的庙宇总是深藏着秘密,佛祖都面含安详表情,内厅浮雕画里细细撰写着我们看不懂的人物剧情和命运。明黄色窗棂外,风吹晃一片正在生长的绿竹子,也吹皱一池塘慢慢游泳的鱼。清迈,是乡土小城,也是一座洋气的城市。世界各地的游客在这里“生活”,没错,是生活!他们放松,自由,快乐,穿着最随意的棉质衣服,骑一辆风驰电掣的摩托车,出入菜场,市场,拳场,和小巷最深处的小青年旅舍。当他们走过古代建筑时,城市画面顿时活色生香,仿佛他们就是出生与此,成长与此,爱与此。又是一条幽美悠长的长廊,廊间光线冷峻,展出着许多描述古城历史的旧照片,在一幅副黑白照片之间,是随时可以跨步过去的露天泳池庭院,那里阳光明媚,绿荫碧水,令人眼前一亮,心头一紧,恍然不知身在何处。就在这样明暗不定的恍惚间,雨季的清迈突然下起倾盆大雨。泳池毛巾整齐叠放在室外,咖啡座的餐盘还来不及撤下,雨已经直哗哗的跌落人间。女巫窝在透空的厅堂沙发上看雨。四周除了雨声,寂静无声。雨从远处赶来聆听我,而我却一无所有。十分钟后,天空止住哭泣。泳池波澜不惊,地面立刻收干水迹,风铃也止住了风雨中的轻吟。之前的时光如同一场过于猛烈的爱情,当它决定消失,就像一切都不曾发生过。唯有气味是这场暴雨的唯一证据,空气里弥漫着泥土和热带植物被雨水激打后散发的清香。这种气味可以丝毫不改配方,直接制作成一瓶叫做“热带雨后”的畅销香水吧。这是一个巡回艺术展览,赤脚走上干净的旧木楼梯,门口小桌子上摆放着精致的签名录和笔,女巫仔细写下自己的姓名邮箱,以表达对主办方最大的敬意。走累了,渴了,满街是热带水果摊。生意兴隆的摊位会把各种水果事先切成长条或者小块,充满食欲的混合装进透明塑料杯,吸引路人驻足。也可以要求他们加工成新鲜果汁,每杯价格30泰铢左右。嗯,就是相当人民币6元。我们在一座寺庙角落的摊位上要了一杯芒果汁,小伙子从冰箱大罐子里麻利舀出一大勺切好的新鲜芒果块,等盖子盖回去了,想想又重新打开,再添加了一两小块。然后放进简易的搅拌器,依此加入冰块,糖浆,炼乳和一点点盐,没错,还有一点点的盐。在制作过程中,他几次停下开关,把搅拌头拔出来,滴几滴在自己的一个小勺子上,放进嘴里品尝,然后轻轻摇头,再不断的加入点糖浆或炼乳调整味道。谁都知道,我们只是过客。这是一笔唯一的交易。但朴实的青年却用自己当下的味觉和心意给我们递上了一杯最美味隆重的果汁。坐在简陋棚子里安静的喝果汁,天渐渐又阴暗下来。临近桌两位穿袈裟的小和尚专心吸着杯子,他们安定的眼神望向不远处,几个和他们年龄相仿的出家人正侧身经过神秘沉着的古代庙堂。雨季的清迈阴晴不定,眼见着又是一场暴雨,急忙叫上一辆tutu车回酒店。这次旅途坐最多就是这种三轮车里的航空母舰,它不但拥有一张舒适沙发,还视野开阔,马力强劲,两人乘坐分摊下来价格也不比红色双条车贵多少,支付100泰铢就能去很远的远方了。短暂午睡醒来,落地窗外依旧暴雨如注。下午3点,我们在酒店闲逛,去餐厅点了份泰国食物,是的,女巫没看菜单,就这样直接要求的,服务员心领神会点点头,不多久,上来这盘新鲜艳丽的大虾炒粉。其实我一点都不饿,但是我一根不剩的吃完了。这句话真的是替代了万语千言的夸赞啊。从来没有品尝过这种酸,它不是米醋的酸,也不单纯是柠檬酸,这酸的味道如同法国香水,富含前调,中调和无穷后味。这盘米粉也直接摧毁了女巫想要去寻找民间小食的心头大计,此后几天,我们偏爱去吃看上去高级的餐厅,且从不曾失望。临走,女巫心满意足放下50泰铢小费,已相当于这盘米粉的一半价格。这可是五星级酒店餐厅的价格噢。大雨初歇,因为订了晚上6点半的夜间动物园,似乎哪里也去不了。可是别担心,你有多少时间,清迈就会有多少种趣味将这些空白填满。从香格里拉酒店出门右转走一两分钟,就是一条幽静巷子。在巷口看到这家“spa”店雅致的招牌。我们在门口看牌子研究项目表,玻璃门里穿民族筒裙的泰国女生就笑眯眯耐心看着我们,一觉察到我们有决定的念头立刻拉开了门,双手合十,目光温柔的低头问候:“萨瓦蒂卡”。我们选择了90分钟泰式古法按摩。换上干净柔软的棉质衣裤,房间里花香幽幽,已暗了灯光。按摩师是个聪明的大婶,在我事先要求了轻一点再轻一点之后,她直接做主省略掉那些“燕子飞”之类的高难动作。当她唤我平躺时,我的眼睛被一块淡熏香的毛巾轻轻盖住,房间里梵音温柔,屋檐下的鸟鸣时断时续。按摩师也紧贴着我的身体坐下,把我的一只脚轻握住放进她怀里,或柔和或偶然略重些开始按揉。她的每一下动作都拿捏的恰到分寸,而我的脚,也同时感受到她怀里的微微体温。当她的手按揉下去时,她柔软的腹部又同时支撑起我沉下去的脚掌,循环往复。接着是按摩小腿,大腿,手部,头部。。。每时每刻,她的身体都和我紧紧贴合一起,我像是沉沦进入一个巨大的柔软梦境,四周都是如水般温存呵护。这几乎不再是一次商业按摩,而是一个对自己充满情感的人,在漫长的分别前用手掌和温热的身体婉转表达心中的恋恋不舍。女巫突然想起李白的那首诗: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一个半小时后,结束,起身。按摩师垂眉拱手弯腰退下,甚至看不清楚她的模样。啊,800元泰铢的美妙时光和老虎照相是害怕的,不和老虎照相是残忍的。因为这些小老虎平常都饿得发昏在笼子里乱打转,游人付钱之后,工作人员才会拿起奶瓶,引诱老虎出笼。可怜的老虎在它张口叼住奶瓶刹那,就彻底放弃了身为猛兽的一切尊严,任由人搬上游客的膝盖,拍照,转换角度再来一张。它只能拼了命不顾一切的吸奶,不然10秒钟拍摄结束后食物又将会被无情的剥夺。晚上7点半,买了两筐胡萝卜和香蕉,我们坐上园区定时游览车,还未启动,车边已聚集了一群群梅花鹿。它们什么话也不说,就那样温顺的深深凝视着你,一直凝视到你把胡萝卜掏出来为止。动物园区好大啊,这趟漫长的探索之旅,沿途惊动动物无数。每每遇到动物出现,司机就短暂停下驾驶,打亮一束柔和的光线我们看到袋鼠带着费解的面部表情在林子深处飞速离开;在一片茂密的黑黝树林里,两头恋爱中的犀牛正头顶头温柔嬉戏;夜空下,一匹河马正虚张声势张开倾盆大嘴;乖巧的大象听到响动,立刻令人心酸的屈膝致礼,它终于如愿以偿得到了一串香蕉;羚羊们正在路边开会,它们的老大警觉抬起头观察闯入者;长颈鹿弯腰探身进车厢,亲自检查有没有漏网的水果;英文导游突然在扩音器里出一句普通话:不要碰班马,斑马会咬人。。。。。。真是一趟神奇的旅程啊,整个车厢此起彼伏着赞叹声和惊叫声,因为野猪总是爱跟车欢快长跑;因为老虎狮子时不时在百米之外安静的踱步思考;因为当我们途径漆黑树林,数不清的萤火虫拼命点亮微弱的光;因为这个夜晚,我们如此接近过另一种生命和无奈的生活。只有当我们离开,森林才恢复寂静,月亮跌落在山间的大树后。真是好漫长的一天啊。是谁那么有本事,让普通一天变得如此难忘和漫长。没错,就是清迈。这,就是清迈。从夜间动物园的奇妙梦境里被闹钟唤醒,今天我们要早早出发去清莱。包含自助中餐,每人只须支付泰铢1100元(人民币220元)。至今都不太明白当初怎么会预定下清莱一日游,也不知道那里到底美不美,只知道足够远。在尘世里我们总想找一条自己的路,上路了,有些人就是不怕路远。也许,女巫内心还渴望着路远。来回7个小时遥远路途,和一支临时拼装的小团队。后座两对母女一路用杭州话交流完整了两代人对旅行的不同态度。还有两个打扮艳丽的意大利老闺蜜,早上去酒店接时要等她们吸完烟,中餐后再静侯20分钟,她们席地坐在太阳下吸烟,聊天,慢慢享用完一杯咖啡。另有前排来自四川的母女,英语超好的女儿跟我们强调说她不买东西,因为妈妈说过出来玩不要乱买东西,女巫问,你几岁了?她答:24岁。我们的导游是位长发披肩穿橘色衣服的苗条姑娘,她一开口,却是粗哑的男人嗓音。在泰国这可真让人联想翩翩啊。再加上那两位上海朋友和始终如同隐身人一般的司机,一车子人,有幸修得同车共渡一整天的光阴。正睡意朦胧,发觉中巴车随随便便往马路边一靠,也不需要任何门票,我们便抵达了著名的泰国“白庙”。没有任何铺垫,美景豁然眼前。阳光下的白色庙宇完美精致,每一寸玻璃都折射出眩目的白光。高明的庙宇设计师利用不同建筑材质为世界献上这一场白色饕餮盛宴,仔细分辨,有单纯轻盈的灰白,有闪亮的奶白,还有沉甸甸的暗白。。。。。。仿佛天下所有的白色都聚集在此,缠绵交织。白庙的美像是一注强心针,让在山路上晃荡到快吐的人们终于轻舒一口气,啊,原来这是值得的。白庙入口处,穿短裙的姑娘必须借一块白布裹上才能进入参观。出口处看到的失物招领,天哪,竟然有那么多人遗失了他们的帽子。就像在古代,姑娘悄悄将信物遗落给心上人。从清莱继续往北,在一个小码头停下就到达了著名的金三角。气氛比电视剧里安祥得多,当地人各自埋头做着小生意。我们登上一艘破船,麦克风差,游船主人的外语水平可不赖,中英文介绍颠三倒四讲了一路。他的帮手是个皮肤黝黑的少年,不苟言笑,眼神茫然黯淡。这一段的湄南河水真是浑浊,映衬起两岸青山绿树份外湿润人心。我们在一个破落的码头上岸参观,随便在地上竖着的一块喷绘广告牌表明这里就是老挝啦。整个地盘都在卖大路货,几十元的箱包一挂就是半里地。那两个意大利老闺蜜依旧最后上船,她们每人买了两只包,在车上一路交换欣赏,发出开心的笑声。午饭后,我们启程去探访山地风情部落村。从公路弯进一条狭长小路没开多久,在这片绿树茅屋之后,就居住着大约100人左右的长颈族。长颈族女孩在5岁时,套上人生的第一个铜环,一旦戴上,便终生不能取下。未等成年,骨骼早已变形软化,这时也习惯上依赖越来越多的铜环。从某种意义上讲,她们是缅甸难民一族,因给泰国旅游带来新意,得以获准居住生存。为了更好的生计,她们早已经学会坦然面对游客,当感觉到镜头时,立刻摆出织布,穿针,或者对镜子化妆等等的美丽姿态女巫在一个拿着吉他道具的小女孩身边坐了会,她一直渴望而忧伤的看着我。因为不想买东西,我就拿出20泰铢给她,她立刻攥在手心,飞跑去塞给隔壁织布的母亲,母亲摸摸她的头,大约是夸了她,小女孩笑了。女巫一阵心酸。用童年,青春和一生的光阴去负重前行,以前是为了信仰和美,现在更多是为生计。真希望她有一天,能过上不被参观的日子,能把握自己的人生,去看看更宽阔的世界。也许那时,她才会更快乐。回程一路暴雨。隐身人司机归心似箭,在蜿蜒山路的雨幕中彪悍狂奔。晚上8点多,抵达城区,看了下地图,我们跟导游说别送回酒店了,随便停在河边餐厅那条路上吧。于是我和我的小伙伴被放在一条陌生的大雨的街道上。街对面透露出高级温暖的灯光,我指着左面那幢房子说:好,就去这家吧。我只去我能遇见的,那是一种注定。因为暴雨,户外座位还有空余。面对大雨里静静流淌的美萍河,我们缓缓在沙发落座,服务生递上热水,餐盘,精致的餐具,雨点偶尔突破屋檐来袭。念念不忘那一碗冬阴功啊。第一口品尝,啊,好辣。才放下勺子,唇齿间已泛上出虾仁的海鲜甜味,又一勺入口,一阵泰国独有的柠檬酸弥漫住口腔。再回味,身体所有的触觉器官都回荡起很多种不知名的奇香和莫名感动。等一小碗喝完,额头已在清凉的晚风里渗出幸福的微汗来。付了800泰铢的晚餐费,饭店服务员殷勤帮我们叫来一辆昂贵的出租车,咫尺之外的距离收费200泰铢。司机身穿笔挺制服,彬彬有礼跑下来替我们打伞,估计是从超五星级酒店下班出来赚外快的吧。在外颠簸了一整天,终于回到我们的香格里拉。打开房门,扔了包和雨伞,甩掉鞋子,赶紧将自己满足的抛到柔软大床上。只见早上离去前胡乱扔着的衣服,睡衣,丝巾已经被整齐折好,细心叠放在床前矮塌上。今天和女巫一起去美莎大象营吧。单纯半天的大象表演和骑大象,却比包括漂流,丛林飞跃和兰花园一整天的大象套餐项目还贵。但,我们还是毫不犹豫选择了旅行中最感兴趣的。小雨时断时续,精彩表演从领头大象一声高远的长鸣开始。红衣蓝裤的驯象师得意洋洋坐上象背,在掌声中微笑出场。大象太可爱啦,看似笨笨的身体总能完成各种匪夷所思的指令。它也总在完成动作的刹那,探头进观众席寻找有没有香蕉甘蔗,这时主人就举起小尖刀,假装出要修理它的样子。在足球游戏里成功射门的大象会兴奋的左右晃肥屁股,守门失败的那头大象则将球生气的从球门里踢出来,然后灰溜溜下场。大象还是天生的小画家。有头大象飞快画完它自己的剪影,就赶着去吃香蕉了。离我们最远的那头小象画得最慢,但当它完成一幅完美的写意山水画时,全场掌声雷动,只见它摇头晃脑慢慢踱步下场,已具名家风采。每天的大象作品都会被工作人员仔细裱挂起来,售卖每幅3000元泰铢。这是女巫在清迈唯一觉得昂贵的一件商品。不过,艺术,不就是无价的吗?有可能是一早下雨,有可能是更多游客选择了一日游的大象营。美莎大象营的客人不多,表演后无需等待,就开始骑大象啦。在跨上大象座位那刻,天空的雨水突然止住,天还是阴阴的没有缓过阳光来。我们高高在上,如君王般登上高坡,踏过浅溪,穿越茂密的原始森林。我们的骑师是个沉默的小个子。起码在开始的15分钟他是这样的。他似乎不是在骑大象,而是玩世不恭坐在象头上,两只脚并排悬挂着,背对着我们沉默的一支接一支抽烟。直到经过一片树林,他突然问要不要替我们拍照。我的小伙伴回答好啊,又犹疑着问:你会用这个相机吗?来不及调成p档,骑师已经接过了沉甸甸的佳能5D3,一个纵身直接从象头上跳了下去。只见他非常熟练并且迅速的转动着光圈和焦距,为我们拍下这次旅程中最漂亮的一组合影。嗯,说个关于小费的小插曲。在泰国,一般会在服务结束后给予20元泰铢的小费表示感谢。但今天坐在大象背上的女巫身边只有100面额的钞票。所以,当骑师小伙再次爬上象背,女巫接过相机时,就将这100元提前递给了他。于是我们的骑师成为了一个热情健谈的年轻人。他今年35岁,来自缅甸,还会说些中文。来清迈娶了19岁的年轻妻子,孩子刚一岁。每天,他和他的大象伙伴要在这条路上来回走10次,如果天热,大象就走不快,大象也和人一样,有骄傲和娇气的一面。说着说着他突然又跳下象背,钻进一片树丛里割草,他说他割的是苦瓜草,也是一种好吃的菜,这一大把就是他们今天的晚餐。我们的大象经过大棚时,有人负责递给它一把奖赏的嫩草。这表示,愉快的骑大象时间就要结束了。司机一直非常贴心的跟在我们左右,这时又让我们不要多走,他小步跑去将车子开过来。想到明晚就要回去了,女巫竟然光顾着玩,一样东西都还没买啊。之前听朋友说有一家机场附近的购物中心还不错,便请求司机把我们放在那里。清迈的司机只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有求必应。路上见到了此行唯一的小车祸。一辆摩托车在十字路口转弯时候碰擦到了汽车。居然来了四个交警!居然我们的司机红灯时候赶紧掏出手机,不停拍拍拍。这个城市的车祸是有多稀罕啊,这个城市的交通是有多安全啊。把商场搬回酒店后,女巫换上钟爱的针织红裙,拉上小伙伴,直奔松德寺。寺庙门口几位帅气的年轻和尚正边交谈边笔记。女巫鼓起勇气,上前问可以坐你们身边吗?他们羞涩的笑了,颔首同意。可是,女巫也羞涩的不敢看他们啊。于是我们就各看各的方向,完成了合影。迎面就是一大片洁白的佛塔静穆在青草之上。沧桑的白塔比昨天的白寺凭添了许多古朴旧痕和故事。眼看天空中灰蒙的云朵还有几分钟就要覆盖了夕阳,小伙伴急坏了,快拍啊快拍啊,如此良辰美景,我们都要记录镜头和心怀,永不忘记。四周空无一人,天地干干净净,远处绿树叶子轻轻晃动传来一阵阵“沙沙”细语。这时天空正划过刚起飞去远方的飞机,一只身材彪壮面容清秀的黄狗跃上白塔,它居高临下,安静从容的与女巫两两相望。徘徊在塔林之中,几乎忘却时间流逝。一声暮鼓之后,大殿传来悠扬的晚课吟诵。我们循声而去,也脱了鞋,悄悄弯腰走入殿内,屈膝坐下来。僧人们逐渐进入,从佛桌抽屉里取出厚重的经书,开始今天最后的功课。德高望重的主持手持话筒,念经声低昂发自胸腔。虽然听不懂内容,女巫依旧感受到内心趋向安宁。我们回到古城中心,又来到暮色中的柴迪龙寺。少年出家人刚下晚课,神情放松的走回宿舍。当我们拍摄风景时,我们也成为了别人的风景。朴素的生活更昂贵,因为需要一颗富足的心。清迈的夜幕降临。当我们绕过闪着金光的寺庙,与身着袈裟的出家人擦肩而过,他们的平静如波澜般柔韧推送过来。女巫在柴迪隆寺清凉的晚风中久久伫立。书中的智者说过:这世界上所有令人厌恶的妒忌和中伤,所有烦人工作,怎么能放在心上呢。你静静待着,保持内心平静就好,根本没有必要去证明些什么。柴迪龙寺对面街上一家三口的生计摊位。母亲卖香蕉饼,父亲卖烤玉米。小女孩放学就来找父母。游客寥寥,安静等来生意的小女孩正往玉米上搽抹着黄油,看到我们的镜头后放下勺子,害羞的耸起肩,捏着手指笑了。晚餐依旧去水边餐厅那条街吃泰国菜。这次我们撞进了一家神奇的餐厅,水面上竟然停泊着一条装饰漂亮的餐船。昨晚在岸边吃饭时眼见过它灯光迷离,在大雨中飘然而过,令我们羡慕良久。没想到每人只需加收150泰铢,就可以上船吃饭。吃什么已经不重要了。菜过三巡,服务员关掉照明,点上蜡烛,松开船绳,小船沿着美萍河的热闹一端顺流而去。河道不宽不窄,水流平静。月色正皎洁,月亮在云层里与大树的阴影时而对话,时而闪躲。河两岸密布着不同风景。有时是一家人影晃动的五星级酒店,有时是一段漫长的荒野,又有时突然出现一两间朴素的木屋,屋里有简单家具和暗黄的灯光,主人正坐在临水露台的藤椅上,抽烟,喝茶,望着我们的船。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叫一辆tutu车,我们一起去看泰拳吧。拳手是个充满内心敬畏的职业吧。开赛前,他们对拳台上的每一处栏杆,靠垫,土地都要进行虔诚的祭拜。当每一轮拳手上台进行热身仪式时,一个壮汉就会在台前举一张钞票,煽动看客下注。如今的泰拳不免沦为一个旅游景点,一些搏击只是点到即止,绝不可能如电影里拼命。但有一对少年拳手,却是例外。因为年少,血气方刚。打着打着,那股血性就冲上大脑,他们都想要赢。一次次从地上爬起来,用尽全力再进攻。再倒下,再进攻。。。。。。晚上10点半,我们提早退场赶去夜市。普通夜市是针对游客的,商品算不上有惊喜。但女巫还是在最后一刻发现了家卖手工串珠靠垫和挂毯的小店,并在她关门前以最动人的价格买空了她的样品。喜欢我的游记,就留言鼓励女巫吧。也欢迎加我的新浪微博:@女巫和她的绵羊米娅在清迈的最后一天当然要睡到自然醒,慢慢享用酒店的自助早餐。对女巫来说,只要有培根的餐厅都是高级餐厅。落地窗外突然发生了点响动,一只灰色大鸟俯身叼走了露天餐台上的面包圈。面包太重了无法和它一起飞翔,大鸟于是叫来了同伴共同商量。一会儿它们又匆匆离去,一会儿又飞过来难舍的张望。清迈本地咖啡入口略寡淡,可是一边看鸟一边喝咖啡,这杯咖啡和这个清晨的滋味就留在了女巫的记忆里。想去清迈大学边上的宁曼汉明路逛逛,司机满脸迷茫又不肯放弃生意,我们爬上双条车,坐在后车厢看风景。一个戴白头盔的胖男人骑着王宝强的那辆挫车似乎在使劲追赶我们,一个坐在车斗里扎辫子的小姑娘顽皮地向我们敬礼当一次次凝视这朴素而满足的小城街景,它似乎就会被深深刻划进脑海,再也无法忘记。清迈是一座让植物痛快生长的城市。身为一棵植物,如果能出生在这里,是一种幸运。哪怕一家简陋的面店,足浴小店,门口也会摆放着一盆盆充满禅意的池花。这是一座有信仰的城市。穿橘红袈裟的出家人在这里拥有至高无上的尊敬。我们在寺庙里,街道上,冷饮店,甚至清迈大学里一次次擦肩而过,微笑致礼。他们的样子就是清迈的样子。旅行中,女巫很少刻意去寻找些什么。那些好吃好玩的攻略是每个人不同的人生体验,所以我很少特地记录一些店名,菜名和地址。吃过,玩过,享乐过,只要难忘,何必念念不忘呢。